被医生检查H文肉_高H强迫囚禁调教

汽车资讯新闻 / 来源: 发布日期:2021-09-26 08:27:16 热度:76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
本页标题:被医生检查H文肉_高H强迫囚禁调教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qcbbs.cc/40753-1.html
天色逐渐接近黄昏,在火灶边捣鼓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水月,除了将满屋弄得浓烟滚滚外,依旧没有生起明火,欣宇看着屋外逐渐弥漫进来的浓烟,合上书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。

  “咳咳咳~!”手持吹风竹筒的水月扇了扇身前的烟雾,沮丧地盯着熄灭的火苗发愁,“生火有这么难吗?吱~!”在准备伸手去拿稻草时,她突然后感觉衣领一紧,脚下一空,整个人被悬空提了起来。

  欣宇捂住口鼻,将水月提到屋后的菜园里,伸手指着屋顶问道,“从这里看,像什么?”

  水月蹲在地上,若有所思地看着浓烟从瓦片缝隙和门窗冒出,“像…着火了?”说完尬笑抬头看向身旁的人。

  欣宇双手叉腰,笑着一脸无奈,“不是和你说了吗,不懂就叫我!”

  “可…,”水月盯着漆黑的双手,有点失神,“我感觉…我应该会的,为什么?”

  欣宇将水月带到自来水旁,细心地给她脸上擦拭黑灰,“懂和会就像理论和实践,是两码事!”

  “哦!”

  待浓烟消散大部分后,欣宇来到火灶旁,先将灶内的火灰挖开一个小坑,在坑的两侧架上两根大的木棍,之后用刀将木材劈成小条,架在木棍之上,待准备结束后,用干草点燃,五分钟后,火焰便存留在了木棍身上,“看明白了吗?”

  一旁的水月使劲点了点头,“懂了!”

  “好了,去淘米!”

  水月手持饭锅,在准备用手去搓洗米粒时,被欣宇很不客气的用弹了一下额头,“是淘,不是洗,能理解?”

  “淘?”水月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额头,小心翼翼的伸手将米在水中来回翻滚,“是…这样?”

  “嗯!”

  将水过滤后,对于煮饭要放多少水,水月犯愁了,可怜巴巴地看向欣宇。

  欣宇沉默了一会,平静地说道,“把食指伸出来,有几节?”

  “三!”

  “一家五人,煮饭的水都是取一节的量度,随着人数减少,水的量也有所减少,今天晚饭有几个人?”

  水月沉思了一会,“1…1个?”

  欣宇笑得眼睛逐渐眯了起来,“你不是人,还是…不把我当人?”

  “啊~哈哈,我以为…你不吃!”

  “咚~!”欣宇很不客气的用拳头敲在水月头上,疼地她眼泪都快流了出来,“煮饭的时候看紧点,等水开了用饭勺翻一下,不然锅巴太硬,不好吃!”

  “哦!”

  在煮饭期间,欣宇将洗好的食材摆在案板旁,然后用娴熟的刀工处理每一个步骤,宛如一个职业厨师,领人惊叹不已,待结束后架起炒锅倒上稍许油进行翻炒,每次的添加都有条不紊,而且时间恰到好处,看得水月眼睛都直了。

  半小时后,欣宇在煮好的汤锅上架起一块木板,将炒好的菜放了上去,“吃吧!”

  “嗯!”

  房外天色虽然还未完全暗淡下来,但屋内的视线只剩下火苗倒影的身影,水月一边吃着,一边注视眼前的人,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  欣宇吃饭很快,在水月刚吃饱三分之一时,他已经吃了三碗并放下了碗筷,似感受到了视线,他笑着问道,“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出来,你这样看是看不出答案的!”

  水月低头苦笑一番,不知道从何说起,“那个…你为什么不问我,我是谁!”

  “因为我知道你是谁,干嘛还要多此一举?”

  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水月有些惊讶地看向他,但更多的是怀疑,“那你说说我是谁!”

  “你是谁很重要吗?如果觉得重要,那证明你现在不适合来这里,毕竟这里只属于有自知之明的人!”

  水月错愕,不理解这话的意思,“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名字,仅此而已!”

  欣宇将烧水壶放到火坑旁,笑得一脸平和,“名字嘛,只是人的一个称呼,是一个区别于另一个人的称谓而已,你可以叫云瑶,也可以叫水月,甚至你也可以叫欣宇!但不管叫什么,你要明白,自己永远都是自己,一个独一无二的自己,无人能替代!”

  水月放下碗筷,把头埋入臂弯里注视着火苗发呆,在沉默了许久后才徐徐问道,“那你和我…是一起的吗?”

  欣宇笑着摇了摇头,将视线投向火坑之中,“你是你,我是我,只不过我的记忆填补了你的空白,仅此而已,至于其他的毫无关联!”

  “那我…为什么会来到这里?”

  “或许是因为好奇!”

  “好奇?”水月把目光投向四周,最后停留在欣宇身上,那映照在脸庞的火光让他看起很是温柔,“那你觉得记忆是什么?”

  “记忆是人对事物本身认知的过程,算是一种好奇所产生的效果吧!”

  水月听完,那清澈的眼神逐渐暗淡了下来,或许那句话是对的:生命是由时间不断积累下来的记忆碎片组成,当记忆被剥夺时,生命终将消亡!

  “不会消亡,毕竟记忆每天都会被覆盖,被遗忘,就好比人不会再拥有五岁以前的记忆,也会把过于平庸的事遗忘,毕竟人只要活着,就会不停地认知,不停地产生新的记忆,选择覆盖和遗忘,是一种自我保护行为!”

  水月有些惊讶地触碰嘴唇,“刚刚…我有说什么吗?”

  欣宇摇了摇头,抬手捂住了胸口,“你的所思和所感都传了过来,所以能懂!”

  水月心虚地把视线投向身旁,耳根有点发烫,“那我的那种事…你是不是也能感受到?”

  欣宇笑得一脸坦然,毫不犹豫地点头道,“当然!”

  这个回答直接让水月脸颊发红发烫,然后对其怒目而视,“变~态~!”

  “呵呵~,自己对自己有想法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

  “你刚刚还说你是你,我是我来着!”

  “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:我的路已经走完了,剩下的是你的!”

  水月咬紧嘴唇双手握拳,头不由低了下来,“既然你走完了就该消失了才对,那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世界里,这不是很奇怪吗?”

  “那是因为我对你,很重要!而你对我…也很重要!”

  “什么…意思?”

  欣宇笑得一脸灿烂,起身把手递到水月身前,“现在不理解很正常,以后你会明白的,来,带你去个地方!”

  水月迟疑地把手递了过去,在握住的下一秒,房屋替换成了一片茂密的森林,屋顶也变成了星辰大海。

  一条通往山顶的小路上,欣宇背着负重背包艰难地前行,水月则疑惑地跟在后面,在行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,一处悬崖峭壁赫然出现,欣宇走到边上张开双臂,舒心的呼吸大自然空气,随着时间推移,天际渐亮,一线天被染成了红色,“看那边!”

  水月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太阳冒出了丝许额头,很红很温柔,看得心都快酥了,随着升起的部分逐渐扩大,布在森林上的阴暗被驱散,看到这幅场景,一种不可言喻的感觉爬上心头,让水月迷恋不已,“哇~好美!”

  欣宇看到水月逐渐露出的笑容,笑着对天空怒吼一声,“啊~~~!”

  看他这般,水月也情不自禁地吼了起来,“啊~~~!”待结束之后只觉得一身舒坦,笑得甚是欢乐。

  待太阳完全升起,欣宇才意味深长地正对水月说道,“晓看天色幕看云,走念过往坐思情,天堂地狱皆人间,是苦是乐看自己!”

  水月疑惑的看着他,有种不好的预感,“怎么突然说得这么严肃,我…!”

  “一个人想要活得简单其实很容易,只要和过去和平相处就行,不管是好的坏的,都一视同仁!好了,我呢~就先陪你到这里了,有缘再见,拜~!”

  看到欣宇温柔的笑容以及那逐渐远离的身影,水月莫名有些慌了,急忙伸手想要抓住他,然而却发现自己的手再也无法动弹,就连脚也无法移动分毫,“喂~你去哪?喂~,别丢下我啊求你了!喂~~~!”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